• 粤ICP备17088591号-1
  • 博客天地
  • 新浪微博
  • 官方微信
  • 腾讯微博
  • 旧站入口
专家论坛

住房刚需与鬼城林立背后是民生痛苦

浏览:491次    时间: 2015-05-08


绪:苦,是炎黄子孙特别是百姓无法挣脱的命运。民众免除不了地产暴利时代作孽的痛苦,但希望痛苦不再复制,再生新的痛苦,寻窝的苦经受过后不再痛同样的苦。

 
  住房刚需意味着购房的需求呈刚性增长,而鬼城林立则意味着房子卖不出去,两者本来不可能同时出现。然而今天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住房刚需与鬼城林立并存真实无虚,天大的不可思议!

  天灾人祸对社会的伤害,总以社会的疼痛去消解。伤害或会停止,但痛苦是不可免的,必须承受。比如贪腐。贪官纠出来了,但贪官们对条条块块的伤害所造成的痛苦,还得由时间去承担。房地产的暴利时代终于终结了,人们对房地产的恐惧解除了,房地产商由趾高气扬变为垂头丧气了,然而地产暴利的历史对中国经济社会造成的伤害却是深远的,伤没了,痛还在。所不同的是疼痛的不再是新的房奴,而是普遍的民生之痛。
   据最新数据,中国房地产业目前待售商品房面积约6﹒3亿平方米。导致全国各地鬼城林立。著名官方网站新华网列出了一个“2014年中国鬼城排行表”:

   

   

大量鬼城出现的另一面,是城市化所造就出来的天文数字的新城市人没有能力买房,因为房价太高。不是房子过剩了,而是房价太高了!不是不想买房,而是买不起房!不是人不想有个窝,而是这个窝的门是一把剐油的刀!

  按照市场经济的价格形成原理,相对于实际购买力显得供大于求时,价格必定要下降,中国的房价必须从暴利高位降下来,要降到有实际需求的水平。这意味着中国的平均房价最少要打折一半以上,北京上海的房价要降到平均每平方米2万元以下!

  然而本人可以断言,中国的房价短时期内不会明显下降的。不是不该降,而是不敢降。因为天文数字的住房一旦降价,与房地产牵连的资本链会随之断裂,经济危机马上会爆发。故住房的刚需与鬼城林立并存局面,还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至少十年。还可以再断言,房价绝对不可能恢复高暴利,只会降不会升,一路下行是必然的,但仍然需要时间。

  为什么会如此呢?住房刚需与鬼城林立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呢?只有揭开盖子,才能看清答案。

  住房刚需与鬼城林立并存,意味着:

  1、官商勾结的贪婪,已经把政府和银行绑架得太深,超出了政府和银行自身的自救能力。中国的房价暴涨是从新千年开始的。将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通过官商合营将此支柱产业精心设计成暴利产业,是既得利益者急功近利和商人贪婪合作的产物,亦是落后的经济体制与现代经济要求的冲突外化。10余年间,房地产商肥了,相应权力链上的既得利益者肥了,银行肥了,同时出现的是政府被债务绑架了,金融被泡沫淹没了,房奴被还债务包围了。当房地产泡沫破裂的态势出现后,政府已经深陷无力清偿的沉重债务无力自拔,银行呆账已经远远超出了合理的坏账区间。

  2、硬挺房价居高不下,是拖延危机爆发唯一的权宜之策。房地产商是一个企业,大不了破产,一破了之,另起炉灶。反正负的是有限责任,不会影响个人财产。然而对政府而言,是不敢较易降房价的,因为房价一旦按市场规律下滑,就会江河日下一路崩溃,危机同时爆发,中国经济会迅速崩盘,造成社会动荡。能挺要挺,不能挺也要硬挺,没有合理的办法无论采取什么办法也必须挺,是政府唯一的选择。政府硬挺房价,房地产商们倒是乐得隔岸观火,合稀泥。很多房地产商转移阵地了,拉的屎留给政府收拾。历史拉了屎,必须由现实去擦屁股。房地产畸形暴利给目下的政府所造成的麻烦,是难以想象的。

  3、救市意味着土地财政无论合不合理都仍然是财政的重要依赖。社会经济生活是连续的,犹如人的呼吸必须是连续的一样,故政府不会因为改革的需要而使经济生活中断,与现实和未来脱节。没了土地财政,市场活力在短时期内还不能为财政提供能满足需求的奶水,因此尽管土地财政不符合经济新常态的要求,但符合政府持续下去的现实必须。因此,土地财政一定不会在短时期内消除,一定有一个逐步弱化直到市场效率能提供财政所需为止。时间需要多少,只有历史才能回答。个人估计最少10年。

  4、政府拖延债务是在剥夺债权企业,很多企业已经窒息。市场经济国家的政府,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就会破产。而在我国,政府是绝对不会破产的,哪怕是最基层的乡政府。到期还不了债,就拖。债权人告到法院,法院敢立案吗?立了案敢判决吗?判决了敢执行吗?法院是政权的法院,法和权是一家。遍天下都是向政府要账的人,遍天下都是要不了账的人。很多企业已经被政府拖账拖死了。政府债务是历史的政府造成的,然而罪过却是戴在现实的政府头上。历史造成的需要清偿的债务之重,已经超过了现实政府的承载能力。

  5、政府债务最终的埋单者,无疑是民众。我国还处于权力经济的初级发展阶段。权力经济除了变现资源消耗资源而外,是不能创造效率的。因为创造效率的只能是市场。权力经济本质上是扼制市场的,因而本质上不创造效率。吃土地、吃矿藏、吃环境、吃人头,是权力经济财政的逻辑来源。在资源环境限制越来越强烈的形势下,政府财政要维持基本开支都是非常困难的,不可能通过合理的财政创收来还账。那么政府目前所欠的债务由谁来还呢?除了百姓,还有谁!

  6、政府政策失误需要有一个消化期,这是历史遗留之苦,得吞下。十八大后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人民领袖出现了,执政三年来的成就是非凡的,政风转邪为正,世风转污为洁,民心转寒为暖,特别是反贪廉政,给人民以极大的信心,人们感谢十八大,感恩习总书记。然而在人与社会的具体互动关系中,得势者或者说过分的既得利益者们所作的孽通通都需要民众的疼痛去消解。我们今天抓了很多大考虑苍蝇,大快人心。然而老虎苍蝇们造的孽对社会的伤害所形成的痛苦,既成了就是无法消除的,只能通过时间来消解。所有的社会灾难痛苦均如此。太阳虽然出来了,但严冬的冻疮还会痛一段时间。当然,痛苦的已经不是房奴,而是无辜的新一届政府和普遍的民众。

  为了防止房地产暴利时代所制造的危机不会突然爆发,死杠房价就成了政府最难为情的、没有选择的选择。这就是需求刚需与鬼城林立并存的秘密所在。政府死杠房价能解决什么问题呢?能以时间换空间,拖延危机的爆发,让危机在时间中慢慢消解。民生之痛,则是必须的代价。“安得广厦千万间”,仍然是一个梦幻。

  中国社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还是一个离现代化还很遥远的社会。要实现由初级阶段向现代化的涅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痛的苦要受。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

  苦,是炎黄子孙特别是百姓无法挣脱的命运。民众免除不了地产暴利时代作孽的痛苦,但希望痛苦不再复制,再生新的痛苦,寻窝的苦经受过后不再痛同样的苦。

  • 粤ICP备17088591号-1
  • 博客天地
  • 新浪微博
  • 官方微信
  • 腾讯微博
  • 旧站入口
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13538067656

官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