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粤ICP备17088591号-1
  • 博客天地
  • 新浪微博
  • 官方微信
  • 腾讯微博
  • 旧站入口
热点专题

景区收入翻了500倍!栾川的旅游是这么做出来的!

浏览:88次    时间: 2019-08-22

2019年8月1日,备受旅游圈瞩目的栾川,连续三年,第三次开始了针对自驾车辆高速免费的政策。


8月17日和18日两天,是高速免费的最后一个周末,县城随处可见的自驾车流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笔者写文章的时候,很多统计数据还没有出来,但是并不影响这两天的接待再创新高。


8月17日老君山寨沟停车场


街头巷尾,栾川的土著们在热情地探讨着高速免费带来的人流,甚至很多同行,每天都在发微信询问游客情况,借此机会,聊聊三年高速免费给栾川旅游带来的变化:


一、连续三年高速免费活动,让栾川旅游从政府品牌变成市场品牌



跟其他地区的景区在交流时,发现很多人非常羡慕栾川旅游的大环境,其实栾川旅游发展并不顺利,我认为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


蛰伏期

蛰伏期:2000年以前。在2000年以前栾川旅游还处在迷茫期,一大批旅游人在不断的探索、不断的尝试,给后期的发展提供了很坚实的基础;

调整期

调整期:2000年—2004年。这四年中栾川旅游业实现了规模的扩大、质量的提升,共吸引县外资金27.1亿元,扩建宾馆饭店28家,其中星级饭店4家,同时可接待游客21000人次;

起步期

起步期:2005年—2012年。先后修建了老君山、龙峪湾、重渡沟、倒回沟、滑雪场等25条310公里旅游公路,主要景点全部开通移动通信;主导建设精品旅游景区,2005年重渡沟创4A成功,2007年老君山改制是栾川旅游十年中最大的事件,2012年老君山、鸡冠洞成功升格为5A景区;起步期结束的标志是2012年12月28日洛栾高速公路正式通车;

探索期

探索期:2012年—2016年。随着高速公路的开通,来栾游客激增,栾川县政府与景区紧密结合,各种营销活动可谓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逐渐形成了全景栾川的品牌符号;

成长期

成长期:2017—2019年。这三年政府和景区马不停蹄、一如既往的推广旅游,不同的是,栾川旅游相关的小微企业大面积出现,街头随处可见宾馆、酒店、餐厅、高端民宿……栾川旅游逐渐成为以市场为主要导向的旅游目的地,高速免费是三年中品牌形成最大的催化剂,把“旺季更旺”的理念发挥到了极致。

爆发期

爆发期:2020年以后。如果说前20年是上餐前小菜的话,那么2020年以后的栾川旅游就是上主食了,并且刚刚开始。


区域范围内的产业发展,往往是政府主导或先行引导,后期市场稳定后交给市场调整,栾川旅游品牌已经变成一个非常响亮的国家级品牌,并且在旅游业态的发展上,完全是市场化推动,这是一个非常良性的旅游生态圈。


“栾川旅游”四个字不再是写在《全景栾川》教材上,而是人人会有不同理解的模式,游客们都认可的旅游品牌。


二、游客整体大幅度递增,从“高开低走”到“高开高走”



2017年,高速免费期间自驾车辆数26.82万辆,游客接待量123.7万人次;


2018年,高速免费期间自驾车辆数33.03万辆,游客接待量157.46万人次;


2019年数据尚未完全统计,截止笔者发稿前仍没有结束,在栾川县高速免费工作小组的微信群中,初步统计自驾车辆整体增加了30%左右,接待平稳、有序。


2017年第一次高速免费的时候,游客大爆发,尽管之前做了非常充分的预案,但是还是有点措手不及,很津津乐道的四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是县城内33000张床位,


第二道防线是10000顶帐篷,


第三道防线是县城内的学校宿舍,


第四道防线是号召党员将游客请回家,


很不幸第一次高速免费的第一个周末,已经到了第四道防线,虽然部分游客住宿条件并不理想,但是对栾川旅游的品牌高度赞扬;

2018年第二次高速免费,比第一次的20天多出12天,共计32天,第二次高速免费做了更为细致的部署,斥巨资打造平台,将栾川除景区外的涉旅企业放在平台上,让游客像打卡做任务一样旅游,有了第一次的接待经验,第二次高速免费整体做的有条不紊;大事件是2018年8月4日、5日老君山免门票,栾川达到了史上最强客流高峰,当天13万游客抵达栾川,老君山更是单日接待4.7万人,各个景区均创新的接待峰值;


2019年第三次高速免费,8月17日是高速免费最后一个周末,当日晚上接待达到峰值。


三年的高速免费,在数据整体增长的情况下,从“高开低走”到“高开高走”,我想栾川人民还期待第四次、第五次。


三、品牌战略凸显,老君山景区龙头地位稳固


老君山景区从2007年改制后,从2007年综合收入32万到2018年综合收入1.5亿,翻了整整500倍,增长两年三年容易,连续大幅度增长10年必有其独到之处,近两年慕名而来学习的营销团队不尽其数,老君山营销模式被业内人士成为“旅游营销老总教科书”。


2017年11月14日,老君山率先从栾川景区中脱颖而出,综合收入过亿,进入河南省景区亿元俱乐部,从此奠定了栾川景区群中的龙头地位。


在笔者看来,老君山景区从默默无闻到国内知名,离不开灵魂人物杨植森老先生数十年如一日的默默耕耘和倾囊投资,每周亲自带管理人员巡山,每逢接到高峰期都能冲到一线,每每遇到恶劣天气,就安排工作人员给游客免费发放食品、衣服和雨衣,心系游客,胸怀天下。


杨植森 一线指挥车辆


老君山近几年的营销一直被旅游同行津津乐道,除了数据的增长外,存在感特别强,常常霸占着各个门户网站的头版头条,“李姓免票”、“道士下山”、“一元午餐”等甚至被写进了旅游管理教科书,身边的朋友每逢小聚,谈话都离不开老君山。


所谓的“涨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近两年旅游营销圈有点浮躁,急于求成的资本花重金砸网红打卡地,一票景区在某音上从默默无闻到快速走红,仅仅用了两三个月时间就走完了成熟景区数十年走完的路。


但是,薄弱的接待能力、粗暴的服务标准、吃人的宰客思想让游客游玩体验极差,短视频平台传出点赞百万的场景,一个月才能出现一次两次,让游客苦不堪言,景区口碑扭转。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那些快速走红的景区迅速陨落,变成了旅游史上的过客,而体量较大的综合型景区尽管被降低门票政策中砍了一刀,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很快转型,旅行社更愿意推介这类景区,安全、体验好、设施完善。


栾川高速免费期间,通过cem调研系统问询游客,自驾车游客对栾川景区的选择是“老君山+X”,老君山成了游客到栾川必去的景区。


时过境迁,每每回忆道千禧年县委县政府提出的“一座山带动一座城”,相对那些默默无闻的旅游老前辈来讲,老君山做到了。


四、全域旅游,栾川人民用行动来诠释“栾川旅游”的真谛
栾川是个旅游城市,县城内人口不足15万,高峰期单日接待游客量经常突破20万、30万,几乎每个人都在为旅游做着贡献


8月1日凌晨,栾川县委常委、副县长王琳亲自将大礼包送给第一位享受高速免费的幸运儿马先生,标志着高速免费活动正式开始;


栾川的宾馆住宿行业,自发挂起“不涨价”的牌子,8月17日夜里,游客在重渡沟找不到住宿处,客栈老板吴隆隆先生讲自己的房间免费给游客居住,自己却在院子里打地铺,用行动诠释了“不让一名游客在栾川没地方住”;

……


这些都是栾川每天发生的故事缩影,事情并不大,事情也很多,但是让人心里很暖,每个人都在行动,全域旅游不只是区域的旅游产业矩阵,更是老百姓的心血。


五、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高速免费背后的故事


第三次高速免费从上一年的年底就开始策划了,栾川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孙局长想每次都做的不可超越,拜访大量旅游大咖提建议,跟景区营销人员一起做头脑风暴,方案经过上百次的修改才对外公布,我们看到的游客人从众只是表象,内在是上万名栾川政府工作人员的深度参与。





尽管江湖对栾川的评价是“中国旅游第一县”,其实从数据上来讲,距离成熟的旅游目的地还有很大的差距,好在栾川旅游一直是一步一个脚印,不断的突破自己。


栾川是我的家乡,自己又身处旅游行业,经历了三次像打仗一样的高速免费,感觉充实、有成就感,我想栾川的旅游同仁应该都有这种体会。


景区同行比较关注的景区收入我就不提了,以官方通报的为主,高速免费期间整体有30%左右的增量,我想是高过同区域同行增长率了,把事情做好了,收入自然就提高了。


高速免费这个营销活动,是不可复制的,资源不可复制、区位不可复制、人才不可复制、模式不可复制,栾川未来的营销可能更炫酷,但是这三年的高速免费给我的旅游营销工作生涯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最后祝栾川旅游越来越好!

  • 粤ICP备17088591号-1
  • 博客天地
  • 新浪微博
  • 官方微信
  • 腾讯微博
  • 旧站入口
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13538067656

官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