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粤ICP备17088591号
  • 博客天地
  • 新浪微博
  • 官方微信
  • 腾讯微博
专家访谈

彭真怀:收入分配改革也需要制度设计

作者:彭真怀     浏览:981次    时间:2013-02-21

   编者按:“中国改革20人论坛——收入分配及相关领域的改革”座谈会于12月23日在北京金融街举办。会议由“中国改革20人论坛”组委会主办。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教授彭真怀在座谈会上表示,收入分配改革问题本身也需要制度设计。目前讨论财税改革、科技改革、金融改革和国企改革,都不能单兵突进,碎片化改革意味着牵一发动全身,又开始了错误的循环。以下为讲话全文。

  彭真怀:收入分配改革问题本身也需要制度设计。目前讨论财税改革、科技改革、金融改革和国企改革,都不能单兵突进,碎片化改革意味着牵一发动全身,又开始了错误的循环。为什么发达国家不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因为占人口65%以上的农民没有产权,市场经济的第一个前提是产权清晰。农民没有产权是收入分配中最大的问题,当我们讨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时候,农民不在视野里。这样的问题不深入思考,整个收入分配就无法讨论。农村为什么要维稳,因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按照当时人口分配土地,先说15年不变,后来又说30年不变,十七届三中全会又说长久不变。表面上看政策是稳定的,但是1980以后所有在农村出生的人都没有土地,在城市里也没有稳定的工作。他们就是传统社会的“流民”,改朝换代都是从这些“流民”开始的。


  农业为什么困难,难就难在还是孤立、分散、一家一户的耕作,还是靠天吃饭,涝灾一条线旱灾一个面,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耻辱。没有科技投入,整个农业科技与三十年前相比,人走了,线断了,网破了。也没有资本的注入,因为在工商资本反哺农业方面没有制度安排。一个生态有机农业系统,必须从水、土、气三个元素衡量,但没有江河不污染的,没有土地不板结的,这跟土地所有权有关系。土地不是农民的,所以就不能培养农民对土地的忠诚,所以他们就大量使用化肥农药,甚至不修水利设施。我国不惜一切代价提高农业产量,各国都禁止转基因食品,但为了提高产量,我们不计后果,这里牵扯到很深层层次的问题。


  刚才陈剑说研究土地制度问题,我非常赞成。这件事再不改,就会把农民整体推向对立面。党领导农民革命的时候,实际上就告诉农民跟党走,就把土地分给你。井冈山土地法、苏区土地法、中国土地法大纲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党实行的都是孙中山先生提倡的耕者有其田,实际上就是土地私有制。这个问题掰开以后,土地制度改革就不是洪水猛兽。农民为什么贫穷,穷就穷在土地不是他们的,这个树根不动,树梢再摇晃也没用,因为他们没有财产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


  一家一户的农业,怎么能承受未来中国经济社会之重?现在,800个产粮大县都是财政穷县,中央要粮食安全、地方要可用财力与农民要增加收入是有矛盾的。全国18亿亩耕地2.5亿农户家庭,平均起来是每户7亩地,有14个省每户不到2亩地,660个县每户不到7分地。用种植水稻、玉米、小麦三大粮衡量农民的收入,扣除农业生产资料上涨因素,每户农民可以用粮食置换的货币收入是185.2元。按照全国每家每户7亩地乘以7,同时又按照春秋两季都可以收获乘以2,每户农民一年的收入不到2600块钱,这就是为什么青壮年农民要外出打工,因为种粮食没有任何出路,所以种田的都是留守妇女、儿童和老人,大量的农田被抛荒。


  中央现在看得很清楚,这个国家未来的方向就是新型城镇化。我最近写了一个材料,反对287个地级以上城市集中优势资源继续畸形膨胀,当然三沙市属于特殊情况。这些城市还在搞开发区,还在搞过剩产能的重化工业,还在搞没有科技内涵的所谓新兴战略性产业。我看三年之内就会成为投资灾难。全世界20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我国就占了16个。全国有2/3的的地级以上城市,被垃圾包围着。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郡县制,天下安”。全国地域91%在县域,全国人口73%在县域,这个国家的治国理念当然应该向县域倾斜。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当天,我在央视“新闻1+1”解读说,所谓积极稳妥推进新型城镇化,积极就是要支持全国2800多个县城发展为30万人左右的小城市,再支持每个县域3-5个重点镇发展到15万人左右。稳妥就是要限制287个地级以上城市的扩张,从三分管七分建,到七分管三分建,提升城镇化的质量。

  • 粤ICP备17088591号
  • 博客天地
  • 新浪微博
  • 官方微信
  • 腾讯微博
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13538067656

官方二维码